A3大萌~~~!!と鬼畜R通關感想啊魯~

本來很早之前就想去看大振的,結果某M拖拖拉拉到現在才去看=V=
結果就不幸的戰死前線了囧。。(意料之中的事啊魯~~~
A3實在是太萌了啊啊啊~~~~~~》《
阿部同學黑了!(黑的好啊~~~雖然這是個熱血熱血的少年漫畫~~
但是!那個動不動就哭的梨花帶雨的小受君和這個終于越來越黑的小攻君看的我那個心裏直開花~~~~
恭喜兩位!TAT你們終于脫離少年漫畫成爲壹部萌到家的腐物了 !!(大誤!
358977099ef567d83ac763f2.jpg

再來說下鬼畜R~~好吧~偶又在半練聽力半看日文字幕半亂猜的情況下完成了大部分!(對不起!我錯了~~我看了攻略OTZ
首先,我最想說的就是御X克的路線了!
從鬼畜開始就超萌這個CP!(感動的浙瀝嘩啦不說~~還在我幼小而又純真的心靈種下深深的種子!(啊類~是那個XX[哔——]的種子麽啊魯~~銀SAN:這裏不是講銀他媽的故事麽?新八:當然不是!!!你們到底要亂入到什麽時候!!我們本來就#%……%—)
好吧~~私認爲這兩只玩起來最有情侶的感覺啊~~不論從性相上來說都是絕對的適合~~克X御的話鬼畜裏也很精彩,不過R裏真的是……囧
尤其是眼鏡克消失的那個結局簡直是叫我無語了(這都什麽和什麽!!
相比之下御X克的線描繪的很細膩~~
尤其是END13 臆病な純愛
御堂SAN說[君を、失うかと思った……]的時候,偶的心都在顫抖啊~~
私認爲這個雖然不是GOODEND可是卻最適合御X克的結局,怎麽說呢,給我的感覺就是兩者之間的平衡就是支配——被支配
尤其是最後壹段雖然看的好心酸,可是同時又是牢不可摧的
爱している……君を爱している……]
[だから、耐えられない……]
[軽蔑よりも、憎悪よりも……君がいなくなるかもしれないと思うことに、私は………]
[今ならまだ间に合う。君が自由に……普通のままでいたいのなら、私の手を振り払え]
[今のうちに、逃げるんだ]
御堂SAN的告白簡直就是……果然人是會改變的吧~尤其是面對自己最重要的人
[オレは、逃げません]
「あなたから、逃げたりしない……」
克哉你果然素超級M……OTZ被囚禁不僅沒半點不樂意還很開心的說!(誤!
果然女王受和總受的概念就是不壹樣,人家眼鏡君要幹點什麽還很辛苦的說!(爆!
當然最郁悶的還是太壹線了!(我的媽呀!老伯你都壹把年紀了瞎摻和什麽啊啊啊~~~!!囧而且!!染指妳孫子的情人怎麽說都也太……吐血~~我只能說沒了眼鏡的受克真的好可憐~~什麽人都能壓倒你……默哀TAT
不過還得提壹句的是:黑太壹好萌啊啊啊~~~這年頭果然流行黑
于是很郁悶的,廢話壹堆,最後還是難逃被XO的結局(話說那個R俱樂部實在是……太太太勁爆了!!
那個……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克哉!你居然做到了(不就是被幾個人壹起[哔——]土方也經常和小銀在房間裏[哔——]啊魯~銀SAN:混蛋!!不是叫妳不要亂入了嗎!!!我才沒和那家夥玩過NP!!!
還有那個打字我實在好郁悶~~~~
死眼鏡!!要打到S級難道你不知道對我來說很難麽!!R實在太難纏了!!
好吧~~還有剩下部分沒通~要去完成啊魯~~
以上~嚴密的~
(M:混蛋——!!不是說了叫你們不要亂入了嗎!!
3cd9c7afb976abdb7dd92ad6.jpg

大家一起來崩壞囧

M:剛看完在追的幾部動畫,結果....崩壞真的不是他們的錯,囧也不是他們的錯,真的,動畫方真的不是有意的(他們是故意的....OTZ

我們來先看讓某M一直很糾結的LULU....這個劇情已經不想說什麽好了(全滅,不錯不錯,真不錯的劇情....= =)哪知道20話連畫面都滅了囧

↓朱雀的假發OTZ

e781091677d869194a90a796.jpg

↓假LULU
58b22cc6235f28c4d100609d.jpg
然後是SOUL EATER

↓這個畫面讓我徹底的被擊倒了

f73d1b443cfb959ab3b7dcad.jpg
接著是夏目(啊啊啊~~~還我美麗的夏目TAT
57634fdaeb33e8c3b7fd48dc.jpg
---------------------------------------------------------------

PS:隱王,宵晴在眾同人男女(大誤!)的幫助下終於順利出逃~~

cfdc9e6072f42052eaf8f8b3.jpg
家教,96和27在69的引導下做了同一個夢(和漫畫沒什麽大的出入...
e148e6547a62cc4bd10906cf.jpg

悲慘啊~~~TAT

M:前幾天不知道吃了什麽,結果上吐下瀉外加發燒,到醫院壹查說是食物中毒TAT
太悲慘了!!害某M在醫院呆了三天,手腫了.....部長大人!我終于了解到妳的痛苦了.....
唉,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千萬別亂吃東西!
不過很可惜某M是個不怕死的人哈...今天剛好就去吃了回轉壽司(典型的爲了吃而不要命的家夥= =|||
現在看到街上的衣服要麽就說[恩~這個不行,做工太差,側縫歪了][這個省道開的不美觀,應該XXX](此人完全屬于職業病,可是自己又懶的做然後再挑三揀四= =+哈~
放上張可愛的黑白~~
{0C99BE2F-0725-4EBC-813B-616D74F4323B}

[少包3/75混合EG同人]THE END OF開封(主龐策/鼠貓)

M:好吧~EG不是錯=V=(被轟飛的某M。。。)



我,是壹個刺客。

刺客是使命就是爲了完成任務。

而我,此刻正站在開封府前。好吧,這就是遠近聞名傳說中的開封府。果然不同凡響。我揉了揉兜在懷裏的最高機密。那就是刺殺包拯。

在我用了整整三天不吃不眠的時間,終于決定混進開封!聽說開封正在招人手,這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我不禁暗自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糟糕,笑出聲了= =||我四下張望了壹下,發覺四周多了壹堆人,個個都神色緊張。

“唉,這位人兄……妳也是來應聘的麽?妳……”我的話還沒說完,站在我旁邊的大叔就急切的打斷我的話。“別吵!糟糕!我又忘了開封府第34條是什麽了……啊啊……”開封府第34條??那是什麽?我不解的看著周圍的人。發覺他們手裏正拿著什麽在念,還有人拿著紙條在寫著什麽,啊,最誇張的是這個大叔,壹邊流汗壹邊在默背著什麽。“那個……妳還好吧?”我很善良的拿出手帕給他,他感激的看了我壹眼,說道:“希望今天主考的不是公孫策!!……”哇,老兄,妳的口水!我看著他的汗和口水壹直朝我這裏噴,我連忙跳開。等等,公孫策……名字好熟……我連忙翻開了殺手手冊。

殺手手冊:公孫策,男,年齡不詳,身高不詳,血型不詳……

混蛋!什麽都不詳!那要來有什麽用!!我正郁悶著,突然看見上面寫著,三圍,想知道嗎?那麽,就請看下頁吧。

下頁,下頁,我翻。…………妳要知道他的三圍做什麽?

我狂倒……

正當我氣憤的把殺手手冊丟在地上的時候,這時有個悅耳的聲音響起,“各位久等了,請大家到裏面去吧。”我壹擡頭不要緊,美……美人啊啊啊!!我頓時覺得開闊了很多!沒想到開封竟然有如此高雅清淡如竹之人~~回頭看見呆掉了的衆人,我心裏歎了口氣,看來我自制力還算比較好的。“請坐。”美人微微的笑著說道,天……別笑了啊……我心裏暗想,我無奈的推了推前面已經完全呆住了的人,“公公公……”唉,連話都說不完整了麽……“公孫策!!”嚇?!他就是公孫策?!

提問壹,爲什麽大家害怕公孫美人主考?

案例壹

“姓名。”“王……王王王……”老兄!妳能不能快點啊!!我站在他後面倍感焦急。

10分鍾,20分鍾……

“來人!”=[]=我默默的看著此人被拖下去還泛著花癡般的笑,沒救了……阿門……我搖著頭雙手合十,爲他默哀。

案例二

“姓名。”“我親愛的小策策啊!第壹眼見到妳我就知道這是命運的安排!我是……”

“來人!關門!放狗!”

好好好……好可怕啊~~媽媽~~TAT

于是,就在心驚膽戰之下,我通過了面試。正當我想歡呼的時候,壹聲溫柔的:“下面我們進行筆試。”徹底讓我明白了天堂和地獄其實只有壹線之差。

筆試??!!那是什麽玩意??!!又不是考狀元!!爲什麽會有那種東西啊啊啊~~~

“請大家把答案寫在答題版上,每答完壹題,我們會公布正確答案。每題思考時間不超過1分,順便說下每人有壹次場外求助的機會,下面我們開始提問。”

提問二,爲什麽大家害怕公孫美人主考?

案例壹

“請說出開封府第24條以及其備注。”

“啊~~這個我背過!”我旁邊的某人突然兩眼放光的喊道,“備注……備注是什麽來著……啊,對了是不要對開封府的任何人花癡,尤其是公孫策、展昭和包拯,不然會召來不幸的。”

那是啥——?!

“如果當開封府的人和金子壹起掉到水裏,妳會先救哪個?”

這。這是什麽啊?!“思考時間太長了!這時候要毫不猶豫的回答‘金子!’我們這裏的每個人都有救生衣,所以掉進水裏也沒關系。”什麽——?!

案例二

“如果展護衛和妳壹起出任務,但是敵人太強大了,而妳又不會武功,這時怎麽辦?”

那就跑呗!“正解是,坐下來喝茶。”NANI——???!!

“因爲白護衛會出來救展護衛的,當然也就沒妳什麽事了,坐在旁邊看看就行了。”…………= =

案例三

“某人從家裏到田裏需要壹個時辰,而他回來的時候卻花了兩個半時辰,這是爲什麽?”

這個……是腦筋題轉彎吧= =|||

啊啊啊——就在我即將崩潰的時候,公孫美人終于說,這是最後壹題,這是最重要的壹題!要是這題答對明天就直接來開封上班。

什麽?!我不禁馬上豎起了耳朵聽。

“想要混進開封府刺殺包拯最簡單的方法是什麽?”

啊~這個太簡單了!那就是下毒啦!既殺人于無形又不用打~~“答案是:下毒在包子上。”

耶~~~!太好了!我答對了~~~“恭喜妳,杜子大。”哦呵呵~~我得意的笑了起來~這時候又聽見美人說了句:“如果妳是刺客的話,雖然這個方法最簡單,不過死的也最快。”=[]=

說完,公孫策拍了拍不停冒冷汗的我說道:“明天早上6點,不要遲到了。”



6點,我准時來到了開封。

經過昨天的事情,我充分了解到了我這次任務的艱巨。要從這麽壹幫人手中殺掉包拯的確是件不容易的事。

那麽,就先觀察他們,再找他們的弱點了。

北京時間:早上6:10

遇到了王朝馬漢,大家介紹了壹陣,我就正式成爲了開封府的壹員。

同樣過了10分鍾遇到了張龍趙虎

6:45分

聽見了院子裏傳來了打鬥的聲音,心裏大驚,慌忙跑過去看。竟然發現壹藍壹白兩道身影交錯著,那就是傳說中的展護衛和白護衛吧。天……又是美人!白衣人華美風流,藍衣人溫潤如玉,馬漢看著我呆掉了神情不禁笑了出來,“這兩個人的影響力還是這麽大啊,小大都看傻了。不過我們以前也和妳差不多……”我這才反應過來,忙說道:“他他們在打架啊……快阻止……”四人看了我的神情都笑了出來。“不用啦~我們都習慣了。”“就是就是,哪天他們要是不打才奇怪呢。”“哎呀,妳們懂什麽!那才不是打架!那是……那是在交流!”什麽?!用劍交流?!我抖了壹下。

7:15分

終于看見了包大人!!撒花~~~恩~果然是傳說中的這般……黑。= =|||不過除去黑這點之外,也是個挺養眼的帥哥。終于所有人都到齊了,我不由在心裏感歎了壹下,怪不得男女老少都想往開封府擠,這整個就是偶像組合!于是我高高興興的度過了人生最美好的早晨。

11:20分

我在開封無所事事,聽說最近很太平,沒什麽人擊鼓鳴冤。我們也只好在街上巡街。

順便說壹句,現在的女人真是可怕啊……

就在9點左右,我和王朝還有展白兩位大人壹起去巡街。

王朝緊張的壹直在我旁邊抖個不停,嘴裏還不知道在念什麽,什麽?三十六計?拜托……這是去打仗還是巡街啊……就在我不肖吐槽的時候,王朝抓著我的肩眼神複雜的說著:“唉,第壹天就給妳派這麽重的任務……妳要是有什麽萬壹,那我就不止扣薪水這麽簡單了!”什麽?!我氣憤的瞪著他,我還沒死呢!“小大!我們!”王朝突然喊道,把我嚇了壹大跳,“壹定要保護好展護衛和白護衛!”哈??

于是……我終于見識到了什麽是水深火熱,我終于了解到不是帥哥的好處了。

現在是10:35分

喂喂!我是杜子大!!展大人!白大人~妳們在哪裏??快回答我!

該不會被那群女人給抓走了吧……我抖了壹下。壹想到剛才的那位如花姑娘,我的胃就壹陣抽搐。“白大人~~~”那女人(好吧,如果那也算的話)的喊聲簡直就是地動山搖!“貓…貓兒……我想我們最好先閃人了。”我看見白大人的臉色很蒼白,很蒼白。不過展大人似乎也沒好到哪裏去,“玉堂……等會在鳳玉樓見。”聲音還帶著點同病相憐的感覺。白大人顯然不是很放心的樣子握著展大人的手說道:“貓兒,我們不要巡街了!妳壹個人我不放心……”“沒事,玉堂,要是我們在壹起會更多人堵在這裏的。”下面高聲的喊簡直把我嚇蒙了,什麽王道來著,我也沒仔細聽,連忙轉過頭:“別說了啊!!快點走吧!!她們要來了!”

于是,我們四人就這麽分散了,我第壹次意識到原來當開封府的壹員是多麽辛苦的壹件事。現在,我在哪裏?我看了壹下四周,確定我迷路了TAT怎麽辦……不知道大家都還好不好,我突然有了種想哭的沖動。“喂!”啊啊~~我看見了白衣天使~~好美~~“喂!妳沒事吧?”“白……白大人?!”

白玉堂望著自己的衣服歎了口氣:“又得換了……喂!肚子大,快去鳳玉樓和貓兒他們彙合吧。”“我……我是杜子大,不是肚子大……”“順便啦!快走吧!”看著他白色的衣服上沾著灰,難道他……是爲了找我才弄成這樣?我心裏突然壹陣感動。

好不容易回到開封,我已經筋疲力盡了。“這是鳳玉樓的點心,妳也餓了吧?”聲音溫柔如水,是展大人!他說著把點心給了我。嗚……我又感動了!他們真是太好人了!等等!我是刺客啊!!真是的,差點就忘記本來目的了……不過,就這樣似乎也不錯……我吃著點心,心裏這麽想著。



現在是北京時間下午1:38分

正當我昏昏欲睡之際,壹聲“龐將軍來了!”把我給震醒了。NANI?龐將軍?難道是……

美人!又是壹個……話說我已經很有抵抗力了,畢竟在開封呆了壹上午,不過看見那美人身上散發的冷氣就讓人不感靠近。原來他就是龐統。

“妳來幹什麽?”公孫大人很不客氣的說道。怪了……不是說龐家和開封府的人不合麽?怎麽龐統會過來呢?

再壹看那龐統正抓著公孫大人的手,“策,妳還在生氣麽?”哎??蝦米??!!

唉,如果除去現在那詭異的氣氛之外,這簡直就是壹副超唯美的畫,當然我已經處于石化狀態所以也沒注意到氣氛的詭異。“妳現在是在怪我嗎?!當日之事妳也知道啊,我說過了我和她沒有半點關系!”

“放手!”公孫策冷冷的說道:“妳與她什麽關系,與我何幹!”

“不放!”龐統咬著牙,似乎在強忍著什麽。“除非妳現在就和我回去!”

“咳咳……妳們兩個當我是死人麽?”包大人終于忍不住出聲了,啊,原來大人妳在這裏啊!啊!原來……在壹看原來大家都在……= =|||奇怪剛才根本就沒人的說!

“我們夫妻吵架關妳什麽事!”龐統似乎沒地發泄,只好恨恨地對著包大人說道。“啊,我是不介意啦,但是……”包拯指了指我說道,“妳們不要在新人面前這樣~會嚇到他的。”已經嚇到了啊啊啊!!

“妳們到房間裏去說吧。”

公孫策似乎很震驚的看著包拯,臉上瞬間變紅,咬著牙說道:“包黑子……妳竟敢出賣我!”

包拯無奈的說道:“這裏是開封大廳,麻煩妳們不要每次有事就在我這裏吵好不好……”

龐統十分賞識的說了句:“不愧是大宋第壹聰明人!”

“哼哼,包黑子,妳別忘了,明天八王爺要來哦……”公孫策突然笑的讓人有點毛。

“他他他他來!他來就來啊!”包大人竟然緊張的突然大聲喊了出來。哎?什麽?八王爺?

公孫策好笑的看著他,這次甚至連龐統都饒有興趣的笑著看包拯:“哦,原來……包拯,我以前怎麽都不知道啊……”

“不不是的!!我和他不是那種關系……”這次我真的確信包大人臉紅了!不是我的幻覺!是他真的臉紅了!!“我!我就算喜歡壹只貓,也不會喜歡他的!”

這次不止公孫策笑出了聲,連龐統也給了個“此地無銀三百兩”才剛誇完妳是聰明人就馬上變笨了的結論。

果然戀愛中的人智商都不高麽?

于是,白大人立刻爆出“就算妳是包大人!也不可以喜歡貓兒!”的宣言,說的時候還緊緊的摟著展大人的腰。誰來打醒我啊啊啊~~~~這壹定是夢!!

晚上7:49分

就在我用了壹整個下午來消化開封府令人震驚的N角戀情,于是乎,我終于想起了我的正事。那就是刺殺包拯!首先,要確定大家都睡著了再動手吧。

晚上9:52分

就在我快凍成冰塊的時候,屋檐上的兩位終于下來了。我不得不說壹句,下次約會麻煩兩位不要在屋頂啊!!我的脖子仰的都快斷了!!

然後就在他們進屋之後我小心的掏出了最新研發的竊聽器。屋內傳出了衣服摩擦的聲音。

“貓兒……”聲音有些嘶啞,還帶著點壓抑。“恩……玉……玉堂……慢點……”這次的聲音壓抑卻帶點撒嬌的感覺,聽得人心裏直發癢。中間間夾著喘息的聲音。好奇怪……他們在幹什麽啊?

“妳在幹什麽?”聲音不大卻讓我整個嚇的趴在了地上。是龐統和公孫策!他怎麽還沒走?!龐統看了壹眼我又看了壹眼展昭的房間,嘴角緩緩的扯起壹抹微笑。好冷!!“原來妳們開封府的人還有這方面的癖好……”

“妳到底是誰?”

沒辦法,既然暴露了,只好……

“展小貓!!妳幹什麽!!”房間裏突然傳出怒吼。

“玉堂!今天妳乖乖的在下面吧!!”什麽?下面?!難道……

“這是我特意問婆婆要的捆龍索,不要抵抗了!”

“什麽?!娘……妳怎麽可以給妳兒媳這種東西啊啊啊——!!”

龐統看著我臉紅到爆,鼻血狂流的樣子不禁歎了口氣,“策,下次叫他們兩個收斂壹點,這麽大聲,整個府都聽見了。”公孫策也在臉紅,只好無奈的說了句:“展昭,看來妳真是和白玉堂呆久了,這樣的事也能說……”

“那既然這樣,我們也不能輸!”龐統用嘴唇笑著阻止了公孫策後面的話。

“THE END OF開封……”這是我在昏過去的最後壹句話。太刺激了啊啊啊——!!

FIN

[家教同人]壹天的24小時(CP混亂??/ALL綱)

前篇
“裏包恩,壹天有幾個小時啊?”少年在睡前突然發問。
“蠢綱!別問我這麽愚蠢的問題!”有什麽重重的打下來。
“嗚……”捂著被打的頭,少年無辜的撇了撇嘴,小聲滴咕道“但爲什麽我覺得壹天起碼有48個小時....”要不然爲什麽壹天過的如此漫長+忙碌呢...
以上來自彭哥列10代目,澤田綱吉睡前唯壹的想法。
這件事當然是要從早上說起......
陽光透過窗戶輕輕的灑滿了整個小屋。床上有著褐色頭發的少年動了動,稚氣未脫的臉加上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小嘴裏不知道在都囔著什麽。
從哪裏看這都是壹幅十分美好的畫面,只是……
十,九,八,七,二……
“哇哇!!呼,呼……”床上的少年猛的坐起,大喊:“裏包恩!!妳犯規!!怎麽可以突然跳到二!!”
習慣性的拉了拉帽子,旁邊的人壹臉遺憾的看著少年,“可惜了啊~”摸了摸手上正爬著的列恩。
他,彭歌列10代目,澤田綱吉第N次感慨爲什麽自己的命這麽悲慘呢……
就在綱吉還來不及哀悼他的未來的時候,就聽見了[壹望無際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的歌聲從窗台傳來。
難難難道說————!!!
馬上穿好衣服以最快速度逃離現場。只是——爲什麽歌聲壹直在耳邊回響啊啊啊~~~~
“蠢綱,小心樓梯……”
砰——!!“好……好痛!!……”
“笨蛋……”無奈的看著挂著淚痕,委屈的樣子好象壹只兔子的學生,裏包恩搖了搖頭。指了指壹直在他頭上徘徊的鳥兒。
咦——?!那個不是雲雀學長的鳥麽?原來是它啊……害我以爲雲雀學長來了呢……也不知道爲什麽,每次遇到學長總會想逃,大概是本能的覺得那個人很危險吧……
“不大不小剛剛好……”天哪~~~我不要壹大早就被迫聽校歌啊啊啊~~~~“澤田綱吉,遲到~咬殺……”天哪!!爲爲什麽我聽見有我的名字!!而且還是那個人的那種口氣!!
鳥兒留下獨自發呆的綱吉,拍了拍翅膀飛向遠方......
“蠢綱,妳再不走就真的要遲到了哦……”裏包恩很“好心”的提醒道。
啊啊~~妳不說我也知道!!白了壹眼正在吃著早餐壹臉悠閑的裏包恩,綱吉再次感歎人生的不公。“我出門了!”隨手抓了片面包,綱吉急急忙忙的跑出門。
只不過在綱吉跑出門的壹瞬間他沒看見裏包恩上揚的嘴角和意味不明的笑容。
“哈哈哈~~~這個水槍是藍波大人我的!!”熟悉的聲音響起,綱吉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站住!!藍波!還給我!那個水槍是壹平的!!”不好的預感更上升壹步。
“才不還妳呢~~~”藍波壹邊吐著舌頭壹邊向四周撒射水槍。
不好的預感完全得到驗證……
“啊啊……真是的,都濕了啦……”綱吉無奈的看著自己全濕的襯衫。
“十代目!!”“阿綱~~”兩個男聲壹同響起。
“早上……”好字就這麽硬生生的卡在獄寺的喉嚨裏。
“早……早上好~獄寺君,山本君……”啊啊~~被他們看見我的狼狽樣了啊……“對……對不起,那個……我……”
如果說被淋濕的那個不是綱吉的話,那麽情況可能會好很多。比如說現在……他,大大的雙眼裏透露出無措的感覺,臉微微發紅,發間還殘留著水滴,半透明的襯衫印出它的主人嬌小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膚。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壹種理智的考驗。
“阿綱,我這裏有件衣服,先穿著吧。”還是山本最先反應過來。
“咳咳……”獄寺別扭的撇過頭,臉上劃過壹絲可疑的紅暈。“爲什麽要穿妳的衣服啦!!十代目穿我的就好了啦!!”
唉……誰的衣服都好啦!!我要遲到了啊啊啊~~~綱吉內心無助的喊道。
“妳們……壹群人站在這裏幹嗎啊?”女王般的聲音突然降臨。
“碧……碧洋琪!!”衆人驚訝的回頭,當然其中並不包括正喊著“老姐”並華麗(??)倒下的獄寺。
“蠢綱,妳們怎麽都還沒走啊。”裏……裏包恩?!“我先去學校了。”撂下壹句話,便由碧洋琪騎著車載著他揚長而去。
爲什麽裏包恩要去學校?!
“不好了,阿綱,要遲到了。”某三人終于意識到時間問題了。
于是,綱吉內心再次流淚。爲什麽他總是最倒黴的壹個呢?!TAT
好不容易按時趕到的三人組,在風紀委員長很可怕的視線下。“擾亂風紀……澤田綱吉,立刻到接待室,不然……”笑容微微的浮現,“咬殺……”
“對對不起!!山本!麻煩妳把獄寺擡到醫務室!我先走了。”不要在瞪了啊~~山本,眼見雲雀和山本之前流著不善的氣氛,綱吉飛快的將獄寺交給山本,跟著風紀委員走遠。
接待室內——
誰來解釋壹下這是什麽情況啊啊啊~~~~
衣服不知道什麽時候被解開,雙手不知道什麽時候被反壓住,而上方的人似乎並沒有把這個當做壹個惡劣的玩笑。“澤田綱吉……這是誰的衣服?”強大的壓迫感連身下微微顫抖的綱吉都能感覺到,雲雀學長,他、在、生、氣……不過,爲什麽呢……
“哼,妳還有空走神?”很好!這個草食動物還真是讓他很火大,不悅的咬上白皙的鎖骨。
“嗚痛……”
“妳爲什麽穿著別人的衣服來學校?恩?”輕輕挑了挑眉,語氣比平時更冷了三分,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覺的加重。
“等等下……雲雀學長……恩……恩啊……”不自覺的呻吟出聲,綱吉臉紅的捂住自己的嘴。這……這個樣子要他怎麽說啦!!
“雲雀大人!!雲雀大人妳在嗎?”被外面的聲音突然打斷,雲雀不悅的眯起眼睛看了門口壹眼,回答:“等會!”然後起身對著沙發角落抖啊抖的小兔子下達命令,“放學後留下來!還有……”嘴角突然挂起陰冷的笑容,“以後沒我的命令不許穿別人的衣服!”
“妳穿我的衣服!”那件熟悉的衣服挂在了自己頭上,“如果我發現妳中途脫下來的話……”
看見拐杖泛著冰冷的光芒,綱吉連忙使勁的點頭。

中篇
現在是時間11:00整,綱吉當然知道現在的他是多麽的顯眼。披著風紀委員衣服的人恐怕這世界上就沒幾個吧?而且還是那個人的……
當然在死與被受矚目之間,他甯可選擇現在這個樣子……
“妳看到了嗎?”
“呐呐,那不是雲雀學長的衣服嗎?”
“他們果然有什麽關系吧……”
“十代目!”“阿綱!”啊啊~~~獄寺妳別壹直很生氣的看著我啊~還有山本!別再笑了,好冷啊……
“這件衣服……”還沒有等兩人說完,綱吉就留下壹句[我還有事,中午就不壹起吃了]急忙抱著便當逃跑了。
“呼……”跑的有些狼狽的綱吉歎了口氣,這件事情還是以後再解釋吧,想到剛才衆人的視線還是莫名的打了個冷顫。
隨便找了個樹陰底下坐下吃便當,真是……久違的安靜的中午啊……
自從裏包恩來了之後,突然之間就多了很多奇怪的人……還有他的守護者們……不過,綱吉笑了笑,這樣似乎也不錯呢……
“還給我!!那個便當是壹平的!!”熟悉的聲音把綱吉拉回現實。
麻煩的人來了……綱吉在心中倒計時。
果然下壹秒就聽見“哈哈哈~~才不給呢~~這個便當是藍波大人的!!”我說藍波啊,妳就不能換點別的台詞麽……
“阿綱~~~抱抱~~~”突然發現了壹旁的綱吉,藍波馬上習慣的粘了上去。
拜托……我現在在吃飯,哪有時間來抱妳啊!不對!不是這個問題!“藍波!壹平!爲什麽妳們會在這裏啊?”
“哦,媽媽說早上阿綱帶去的那個便當忘記放最重要的東西了!”
哈?最重要的東西?打開兩份壹模壹樣,哦不,除了壹份飯上用果醬畫著大大的愛心其他完全相同的兩份便當,綱吉立刻掉下了許多黑線。
“媽媽明明是讓壹平拿的!!”
“才不是!媽媽是讓藍波拿過來的!!”
搞了半天是爲了自己的便當在吵啊……“ANO……藍波……”妳別突然掏出手榴彈好不好!!“壹平……”啊啊~~妳也別突然使用餃子拳啊!!
完全被無視在旁邊的綱吉再次覺得今天黴神很光顧他。
“嗚啊啊啊啊-----”響徹雲霄的哭泣聲伴隨著[要、忍、耐],只聽見嘭的壹聲。
綱吉突然覺得自己很適合寫壹本名叫《黴運是怎樣煉成的?》的書。這是他在混亂中被炮筒打中的第壹個想法。
然後世界壹片黑暗......

“怎麽辦啊?還缺壹個人啊!”女生的聲音似乎有點焦急。
“妳們班上沒有有空的女生麽?”旁邊的男生提建議。
“可是拉拉隊的話……”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壹聲劇響,伴隨著[要忍耐]的喊聲,然後有什麽東西飛向遠方……
鏡頭拉回這裏……
壹個穿著並盛中學校服的褐發少女正拿下手中的毛線手套,似乎理解了現在自己處在位置。“原來回到十年前了啊……”這樣也好,不用再花費維修費了。
原因當然是因爲,他,澤田綱吉十年後在接受處罰,而這個處罰正是他爆發的導火線。並盛中學紀念版女裝校服……也不知道那幫人從哪裏搞來的= =#不過獄寺的狗狗裝還真是滿可愛的……
正這麽想著,突然被前面的聲音拉回了注意。“對對不起!!妳……妳能不能加入我們拉拉隊!”眼前的男生似乎在臉紅。
“啊,對不起,妳是哪個班的?能不能借用壹點時間去參加校拉拉隊?我們還缺壹個人!!”另壹個男生正解釋著。不過……爲什麽都不擡頭看著別人說話?!太失禮了吧……
當然這兩位男生的心聲,綱吉是聽不見的……
[好……好漂亮的女生啊啊啊~~~~爲什麽我以前沒發現啊啊啊-----]
“妳們兩個!!!”壹個女生正有點生氣的走過來。好象突然發現旁邊的綱吉,馬上拉起他,“就是她吧?快走了!比賽快開始了!”
恩~還有1分鍾~這種麻煩的事情還是交給十年前的他吧,綱吉笑的有些燦爛。
當然事情總是特別“巧”的,所謂的比賽就是壹年壹度的校聯拳擊比賽。拳擊的話……那他壹定在了。這樣的話……就是說……
“獄寺!山本!恭彌!”某兔子很興奮的跑了過去。
恭……恭彌??!!!=[]=無視石化了的衆人,兔子很理所當然的撲到了雲雀懷裏。呵呵~十年前的大家都好可愛哦~好久沒欣賞到風化了的獄寺和山本了啊……回去壹定要和他們說~
當然過程只是壹瞬間,但是在場所有人幾乎花了半天時間去消化這壹幕。那就是壹陣煙之後,穿著兔耳裝的綱吉出現了……當然如果他不是正以暧昧的姿勢靠在委員長大人的懷裏的話……
“妳妳妳這個家夥!!快給我放開十代目!!”炸彈不要突然掏出來啊啊啊~~~
“阿綱,妳也會變魔術啊~”這不是魔術啊!只是時間到了啊!麻煩山本妳不要壹邊笑著說無關緊要的話壹邊拿時雨啊~~~
“我拒絕~”放在綱吉腰上的手不自覺的加緊。雲……雲雀學長妳別貼我這麽近啊啊~~還有拐子別拿出來啊!!
這些人真的是不管十年前還是十年後都是壹個樣啊……TAT
綱吉莫名其妙被打到了十年後,哪知道他們在搞壹年壹度的懲罰遊戲大會!這這真的是黑手黨的聚會麽?!雖然大哥的旗袍裝,雲雀的王後裝,骸的貓耳裝,還有山本的LOLI裝……真的是不能用震撼兩個字這麽簡單的形容……不過,這些人不聽別人的話擅自打起來還真是沒變過啊……
“蠢綱,家族成員沒管好,是BOSS妳的失職啊。”
“裏……裏包恩!!妳別光看著啊!”這些人根本不敢管啊!喂!妳別睡啊!!現在不是睡覺的時間!!

下篇
現在時間是下午1:35分。很好,順利趁亂逃了出來。
如果妳認爲現在是結束,那就大錯特錯了!現在,只是災難的開始。
澤田綱吉趁亂逃出了成員打鬥的地方,不過後果是嚴重的。他當然知道他的守護者會跑到哪裏找他。答案就是他家。
現在是有家不能回啊。什麽?那課呢?
回去上課?在開玩笑麽?估計他剛坐下,就有廣播招他去接待室了吧……
現在可是好不容易才能出來的說……
“啊啊……好餓啊……”中飯也沒吃,餓的頭都暈了啊……
伸手擋住直射的陽光,綱吉郁悶的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喲~小姐~壹個人在這裏等人麽?”
擡頭看見了幾塊牛排……哦,不是,是幾個男人。正堆著惡心的笑望著他。
等下……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搭讪?!不對!!問題是他是男的!!“那個……”我是不是要提醒他們壹下呢……
猛然發現自己身上的兔子裝,綱吉瞬間明白了壹件事。
[啊啊——我竟然穿著這麽丟臉的衣服在街上亂晃!!]
綱吉顯然忽略了正擋在自己面前的幾個男人。“竟敢小看我們……”其中的壹個男人憤憤的抓住了綱吉的手腕。
“嗚……痛……”過大的力道讓綱吉不禁皺起眉頭。
“放開他。”聲音不大,卻充滿壓迫感。
他看見了什麽?壹只鳳梨~~不對,是六道骸!!
“真是讓我吃驚啊~穿成這樣子~親愛的彭哥列~妳是爲了專程迎接我麽?”面對著笑的很燦爛,紅色眼睛上數字還在跳動的骸,綱吉似乎並不怎麽吃驚。面對著365天幾乎有355天都出現的家夥,當然不會驚訝啦。
“骸,妳又翹課了麽……”骸理所當然的笑了笑,露出壹副[人家可是很無聊才特意來找妳的,沒想到我們這麽心有靈犀]的表情對著綱吉。
綱吉歎了口氣,看了壹眼倒在旁邊好象看見什麽恐怖東西的幾個男人。
“呐,骸,算了吧,我好餓……”雖然說呆在骸身邊也不怎麽安全,不過總比回家面對……想到這裏,綱吉不禁打了個寒顫。
不過,綱吉似乎忘了壹點,那就是對方可是他的霧守。六道骸啊……
“呵呵~冰泣淋很好吃哦~”骸好象偷了腥的貓,對著綱吉滿意的舔了舔嘴唇。
天哪~~~~~嗚~~~~好丟臉啊——
臉紅的好象燒開了壹樣的綱吉和旁邊心情愉悅的咳形成了鮮明對比。
全餐廳都在注視著這對情侶。好象混血壹樣漂亮的少年笑著拉過了旁邊正在吃東西的褐發“少女”。連壹邊的老伯都忍不住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啊……還真是大膽……
壹吻完畢,綱吉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嘴角還挂著暧昧的銀絲,怎麽看都有些情色的畫面,讓四周的人都沒心思吃飯了。
“骸……妳妳……”嗚……
看著眼前布滿水氣的眼睛,連兔子耳朵都搭下來正在臉紅到不行的小兔子。骸不禁輕笑,好象太欺負他了呢……
“對不起啦~~好了~吃完了我送妳回家吧。”
恩……什麽?!回家?!!!聽見這句話的綱吉幾乎立刻跳了起來。
開玩笑!家裏已經夠亂了,再看見骸送自己回去……綱吉馬上閉上眼睛,不行,絕對不行啊啊啊——
“呵呵~看妳這個表情,似乎家裏有什麽好玩的在等我麽?”
啊啊!絕對絕對沒有!!我我可以自己回家啊啊啊——

現在是晚上6點整,飯桌上圍坐著壹群人。
當然如果能忽略現在詭異的氣氛和場景的話……
“那個……阿綱,媽媽覺得要看星星的話可以到屋頂去……沒必要特意開個洞吧……”奈奈提了個小小的建議。
望著沒有天花板的屋子,綱吉在心裏流淚[我可憐的房間啊啊啊~~~]
“根據我的排名,總受第壹位是綱吉哥哥哦,當然黴運也是第壹的!”風太妳那是什麽排名啊啊啊~~~~~TAT
于是彭哥列,最厲害的黑手黨家族們,正在半夜修屋頂。
“喲~阿綱,我也來幫忙了~”DINO眼睛裏似乎閃著光。啊啊~~~麻煩您不要半夜從直升機上把木版給我丟下來啊!!!
終于在晚上不知道幾點的時候,綱吉在睡前,很認真的問了家庭教師壹個很認真的問題。“裏包恩,壹天有幾個小時啊?”
好冷好冷~~~原來是漏風了啊啊啊——TAT

END
自我介紹

mintjunko

Author:mintjunko
Author:薄荷
生日:12月29日
星座:魔羯座
血型:0+BT

解讀mint的13個關鍵詞:黑暗華麗派 腐女子 美少年
聲優控 宅 ACG 潛水 BT 精神分裂 貓 VR 自戀 EG

口號:道可道,道王道!
攻德無量,萬受無疆~~~!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