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同人]壹天的24小時(CP混亂??/ALL綱)

前篇
“裏包恩,壹天有幾個小時啊?”少年在睡前突然發問。
“蠢綱!別問我這麽愚蠢的問題!”有什麽重重的打下來。
“嗚……”捂著被打的頭,少年無辜的撇了撇嘴,小聲滴咕道“但爲什麽我覺得壹天起碼有48個小時....”要不然爲什麽壹天過的如此漫長+忙碌呢...
以上來自彭哥列10代目,澤田綱吉睡前唯壹的想法。
這件事當然是要從早上說起......
陽光透過窗戶輕輕的灑滿了整個小屋。床上有著褐色頭發的少年動了動,稚氣未脫的臉加上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小嘴裏不知道在都囔著什麽。
從哪裏看這都是壹幅十分美好的畫面,只是……
十,九,八,七,二……
“哇哇!!呼,呼……”床上的少年猛的坐起,大喊:“裏包恩!!妳犯規!!怎麽可以突然跳到二!!”
習慣性的拉了拉帽子,旁邊的人壹臉遺憾的看著少年,“可惜了啊~”摸了摸手上正爬著的列恩。
他,彭歌列10代目,澤田綱吉第N次感慨爲什麽自己的命這麽悲慘呢……
就在綱吉還來不及哀悼他的未來的時候,就聽見了[壹望無際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的歌聲從窗台傳來。
難難難道說————!!!
馬上穿好衣服以最快速度逃離現場。只是——爲什麽歌聲壹直在耳邊回響啊啊啊~~~~
“蠢綱,小心樓梯……”
砰——!!“好……好痛!!……”
“笨蛋……”無奈的看著挂著淚痕,委屈的樣子好象壹只兔子的學生,裏包恩搖了搖頭。指了指壹直在他頭上徘徊的鳥兒。
咦——?!那個不是雲雀學長的鳥麽?原來是它啊……害我以爲雲雀學長來了呢……也不知道爲什麽,每次遇到學長總會想逃,大概是本能的覺得那個人很危險吧……
“不大不小剛剛好……”天哪~~~我不要壹大早就被迫聽校歌啊啊啊~~~~“澤田綱吉,遲到~咬殺……”天哪!!爲爲什麽我聽見有我的名字!!而且還是那個人的那種口氣!!
鳥兒留下獨自發呆的綱吉,拍了拍翅膀飛向遠方......
“蠢綱,妳再不走就真的要遲到了哦……”裏包恩很“好心”的提醒道。
啊啊~~妳不說我也知道!!白了壹眼正在吃著早餐壹臉悠閑的裏包恩,綱吉再次感歎人生的不公。“我出門了!”隨手抓了片面包,綱吉急急忙忙的跑出門。
只不過在綱吉跑出門的壹瞬間他沒看見裏包恩上揚的嘴角和意味不明的笑容。
“哈哈哈~~~這個水槍是藍波大人我的!!”熟悉的聲音響起,綱吉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站住!!藍波!還給我!那個水槍是壹平的!!”不好的預感更上升壹步。
“才不還妳呢~~~”藍波壹邊吐著舌頭壹邊向四周撒射水槍。
不好的預感完全得到驗證……
“啊啊……真是的,都濕了啦……”綱吉無奈的看著自己全濕的襯衫。
“十代目!!”“阿綱~~”兩個男聲壹同響起。
“早上……”好字就這麽硬生生的卡在獄寺的喉嚨裏。
“早……早上好~獄寺君,山本君……”啊啊~~被他們看見我的狼狽樣了啊……“對……對不起,那個……我……”
如果說被淋濕的那個不是綱吉的話,那麽情況可能會好很多。比如說現在……他,大大的雙眼裏透露出無措的感覺,臉微微發紅,發間還殘留著水滴,半透明的襯衫印出它的主人嬌小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膚。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壹種理智的考驗。
“阿綱,我這裏有件衣服,先穿著吧。”還是山本最先反應過來。
“咳咳……”獄寺別扭的撇過頭,臉上劃過壹絲可疑的紅暈。“爲什麽要穿妳的衣服啦!!十代目穿我的就好了啦!!”
唉……誰的衣服都好啦!!我要遲到了啊啊啊~~~綱吉內心無助的喊道。
“妳們……壹群人站在這裏幹嗎啊?”女王般的聲音突然降臨。
“碧……碧洋琪!!”衆人驚訝的回頭,當然其中並不包括正喊著“老姐”並華麗(??)倒下的獄寺。
“蠢綱,妳們怎麽都還沒走啊。”裏……裏包恩?!“我先去學校了。”撂下壹句話,便由碧洋琪騎著車載著他揚長而去。
爲什麽裏包恩要去學校?!
“不好了,阿綱,要遲到了。”某三人終于意識到時間問題了。
于是,綱吉內心再次流淚。爲什麽他總是最倒黴的壹個呢?!TAT
好不容易按時趕到的三人組,在風紀委員長很可怕的視線下。“擾亂風紀……澤田綱吉,立刻到接待室,不然……”笑容微微的浮現,“咬殺……”
“對對不起!!山本!麻煩妳把獄寺擡到醫務室!我先走了。”不要在瞪了啊~~山本,眼見雲雀和山本之前流著不善的氣氛,綱吉飛快的將獄寺交給山本,跟著風紀委員走遠。
接待室內——
誰來解釋壹下這是什麽情況啊啊啊~~~~
衣服不知道什麽時候被解開,雙手不知道什麽時候被反壓住,而上方的人似乎並沒有把這個當做壹個惡劣的玩笑。“澤田綱吉……這是誰的衣服?”強大的壓迫感連身下微微顫抖的綱吉都能感覺到,雲雀學長,他、在、生、氣……不過,爲什麽呢……
“哼,妳還有空走神?”很好!這個草食動物還真是讓他很火大,不悅的咬上白皙的鎖骨。
“嗚痛……”
“妳爲什麽穿著別人的衣服來學校?恩?”輕輕挑了挑眉,語氣比平時更冷了三分,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覺的加重。
“等等下……雲雀學長……恩……恩啊……”不自覺的呻吟出聲,綱吉臉紅的捂住自己的嘴。這……這個樣子要他怎麽說啦!!
“雲雀大人!!雲雀大人妳在嗎?”被外面的聲音突然打斷,雲雀不悅的眯起眼睛看了門口壹眼,回答:“等會!”然後起身對著沙發角落抖啊抖的小兔子下達命令,“放學後留下來!還有……”嘴角突然挂起陰冷的笑容,“以後沒我的命令不許穿別人的衣服!”
“妳穿我的衣服!”那件熟悉的衣服挂在了自己頭上,“如果我發現妳中途脫下來的話……”
看見拐杖泛著冰冷的光芒,綱吉連忙使勁的點頭。

中篇
現在是時間11:00整,綱吉當然知道現在的他是多麽的顯眼。披著風紀委員衣服的人恐怕這世界上就沒幾個吧?而且還是那個人的……
當然在死與被受矚目之間,他甯可選擇現在這個樣子……
“妳看到了嗎?”
“呐呐,那不是雲雀學長的衣服嗎?”
“他們果然有什麽關系吧……”
“十代目!”“阿綱!”啊啊~~~獄寺妳別壹直很生氣的看著我啊~還有山本!別再笑了,好冷啊……
“這件衣服……”還沒有等兩人說完,綱吉就留下壹句[我還有事,中午就不壹起吃了]急忙抱著便當逃跑了。
“呼……”跑的有些狼狽的綱吉歎了口氣,這件事情還是以後再解釋吧,想到剛才衆人的視線還是莫名的打了個冷顫。
隨便找了個樹陰底下坐下吃便當,真是……久違的安靜的中午啊……
自從裏包恩來了之後,突然之間就多了很多奇怪的人……還有他的守護者們……不過,綱吉笑了笑,這樣似乎也不錯呢……
“還給我!!那個便當是壹平的!!”熟悉的聲音把綱吉拉回現實。
麻煩的人來了……綱吉在心中倒計時。
果然下壹秒就聽見“哈哈哈~~才不給呢~~這個便當是藍波大人的!!”我說藍波啊,妳就不能換點別的台詞麽……
“阿綱~~~抱抱~~~”突然發現了壹旁的綱吉,藍波馬上習慣的粘了上去。
拜托……我現在在吃飯,哪有時間來抱妳啊!不對!不是這個問題!“藍波!壹平!爲什麽妳們會在這裏啊?”
“哦,媽媽說早上阿綱帶去的那個便當忘記放最重要的東西了!”
哈?最重要的東西?打開兩份壹模壹樣,哦不,除了壹份飯上用果醬畫著大大的愛心其他完全相同的兩份便當,綱吉立刻掉下了許多黑線。
“媽媽明明是讓壹平拿的!!”
“才不是!媽媽是讓藍波拿過來的!!”
搞了半天是爲了自己的便當在吵啊……“ANO……藍波……”妳別突然掏出手榴彈好不好!!“壹平……”啊啊~~妳也別突然使用餃子拳啊!!
完全被無視在旁邊的綱吉再次覺得今天黴神很光顧他。
“嗚啊啊啊啊-----”響徹雲霄的哭泣聲伴隨著[要、忍、耐],只聽見嘭的壹聲。
綱吉突然覺得自己很適合寫壹本名叫《黴運是怎樣煉成的?》的書。這是他在混亂中被炮筒打中的第壹個想法。
然後世界壹片黑暗......

“怎麽辦啊?還缺壹個人啊!”女生的聲音似乎有點焦急。
“妳們班上沒有有空的女生麽?”旁邊的男生提建議。
“可是拉拉隊的話……”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壹聲劇響,伴隨著[要忍耐]的喊聲,然後有什麽東西飛向遠方……
鏡頭拉回這裏……
壹個穿著並盛中學校服的褐發少女正拿下手中的毛線手套,似乎理解了現在自己處在位置。“原來回到十年前了啊……”這樣也好,不用再花費維修費了。
原因當然是因爲,他,澤田綱吉十年後在接受處罰,而這個處罰正是他爆發的導火線。並盛中學紀念版女裝校服……也不知道那幫人從哪裏搞來的= =#不過獄寺的狗狗裝還真是滿可愛的……
正這麽想著,突然被前面的聲音拉回了注意。“對對不起!!妳……妳能不能加入我們拉拉隊!”眼前的男生似乎在臉紅。
“啊,對不起,妳是哪個班的?能不能借用壹點時間去參加校拉拉隊?我們還缺壹個人!!”另壹個男生正解釋著。不過……爲什麽都不擡頭看著別人說話?!太失禮了吧……
當然這兩位男生的心聲,綱吉是聽不見的……
[好……好漂亮的女生啊啊啊~~~~爲什麽我以前沒發現啊啊啊-----]
“妳們兩個!!!”壹個女生正有點生氣的走過來。好象突然發現旁邊的綱吉,馬上拉起他,“就是她吧?快走了!比賽快開始了!”
恩~還有1分鍾~這種麻煩的事情還是交給十年前的他吧,綱吉笑的有些燦爛。
當然事情總是特別“巧”的,所謂的比賽就是壹年壹度的校聯拳擊比賽。拳擊的話……那他壹定在了。這樣的話……就是說……
“獄寺!山本!恭彌!”某兔子很興奮的跑了過去。
恭……恭彌??!!!=[]=無視石化了的衆人,兔子很理所當然的撲到了雲雀懷裏。呵呵~十年前的大家都好可愛哦~好久沒欣賞到風化了的獄寺和山本了啊……回去壹定要和他們說~
當然過程只是壹瞬間,但是在場所有人幾乎花了半天時間去消化這壹幕。那就是壹陣煙之後,穿著兔耳裝的綱吉出現了……當然如果他不是正以暧昧的姿勢靠在委員長大人的懷裏的話……
“妳妳妳這個家夥!!快給我放開十代目!!”炸彈不要突然掏出來啊啊啊~~~
“阿綱,妳也會變魔術啊~”這不是魔術啊!只是時間到了啊!麻煩山本妳不要壹邊笑著說無關緊要的話壹邊拿時雨啊~~~
“我拒絕~”放在綱吉腰上的手不自覺的加緊。雲……雲雀學長妳別貼我這麽近啊啊~~還有拐子別拿出來啊!!
這些人真的是不管十年前還是十年後都是壹個樣啊……TAT
綱吉莫名其妙被打到了十年後,哪知道他們在搞壹年壹度的懲罰遊戲大會!這這真的是黑手黨的聚會麽?!雖然大哥的旗袍裝,雲雀的王後裝,骸的貓耳裝,還有山本的LOLI裝……真的是不能用震撼兩個字這麽簡單的形容……不過,這些人不聽別人的話擅自打起來還真是沒變過啊……
“蠢綱,家族成員沒管好,是BOSS妳的失職啊。”
“裏……裏包恩!!妳別光看著啊!”這些人根本不敢管啊!喂!妳別睡啊!!現在不是睡覺的時間!!

下篇
現在時間是下午1:35分。很好,順利趁亂逃了出來。
如果妳認爲現在是結束,那就大錯特錯了!現在,只是災難的開始。
澤田綱吉趁亂逃出了成員打鬥的地方,不過後果是嚴重的。他當然知道他的守護者會跑到哪裏找他。答案就是他家。
現在是有家不能回啊。什麽?那課呢?
回去上課?在開玩笑麽?估計他剛坐下,就有廣播招他去接待室了吧……
現在可是好不容易才能出來的說……
“啊啊……好餓啊……”中飯也沒吃,餓的頭都暈了啊……
伸手擋住直射的陽光,綱吉郁悶的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喲~小姐~壹個人在這裏等人麽?”
擡頭看見了幾塊牛排……哦,不是,是幾個男人。正堆著惡心的笑望著他。
等下……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搭讪?!不對!!問題是他是男的!!“那個……”我是不是要提醒他們壹下呢……
猛然發現自己身上的兔子裝,綱吉瞬間明白了壹件事。
[啊啊——我竟然穿著這麽丟臉的衣服在街上亂晃!!]
綱吉顯然忽略了正擋在自己面前的幾個男人。“竟敢小看我們……”其中的壹個男人憤憤的抓住了綱吉的手腕。
“嗚……痛……”過大的力道讓綱吉不禁皺起眉頭。
“放開他。”聲音不大,卻充滿壓迫感。
他看見了什麽?壹只鳳梨~~不對,是六道骸!!
“真是讓我吃驚啊~穿成這樣子~親愛的彭哥列~妳是爲了專程迎接我麽?”面對著笑的很燦爛,紅色眼睛上數字還在跳動的骸,綱吉似乎並不怎麽吃驚。面對著365天幾乎有355天都出現的家夥,當然不會驚訝啦。
“骸,妳又翹課了麽……”骸理所當然的笑了笑,露出壹副[人家可是很無聊才特意來找妳的,沒想到我們這麽心有靈犀]的表情對著綱吉。
綱吉歎了口氣,看了壹眼倒在旁邊好象看見什麽恐怖東西的幾個男人。
“呐,骸,算了吧,我好餓……”雖然說呆在骸身邊也不怎麽安全,不過總比回家面對……想到這裏,綱吉不禁打了個寒顫。
不過,綱吉似乎忘了壹點,那就是對方可是他的霧守。六道骸啊……
“呵呵~冰泣淋很好吃哦~”骸好象偷了腥的貓,對著綱吉滿意的舔了舔嘴唇。
天哪~~~~~嗚~~~~好丟臉啊——
臉紅的好象燒開了壹樣的綱吉和旁邊心情愉悅的咳形成了鮮明對比。
全餐廳都在注視著這對情侶。好象混血壹樣漂亮的少年笑著拉過了旁邊正在吃東西的褐發“少女”。連壹邊的老伯都忍不住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啊……還真是大膽……
壹吻完畢,綱吉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嘴角還挂著暧昧的銀絲,怎麽看都有些情色的畫面,讓四周的人都沒心思吃飯了。
“骸……妳妳……”嗚……
看著眼前布滿水氣的眼睛,連兔子耳朵都搭下來正在臉紅到不行的小兔子。骸不禁輕笑,好象太欺負他了呢……
“對不起啦~~好了~吃完了我送妳回家吧。”
恩……什麽?!回家?!!!聽見這句話的綱吉幾乎立刻跳了起來。
開玩笑!家裏已經夠亂了,再看見骸送自己回去……綱吉馬上閉上眼睛,不行,絕對不行啊啊啊——
“呵呵~看妳這個表情,似乎家裏有什麽好玩的在等我麽?”
啊啊!絕對絕對沒有!!我我可以自己回家啊啊啊——

現在是晚上6點整,飯桌上圍坐著壹群人。
當然如果能忽略現在詭異的氣氛和場景的話……
“那個……阿綱,媽媽覺得要看星星的話可以到屋頂去……沒必要特意開個洞吧……”奈奈提了個小小的建議。
望著沒有天花板的屋子,綱吉在心裏流淚[我可憐的房間啊啊啊~~~]
“根據我的排名,總受第壹位是綱吉哥哥哦,當然黴運也是第壹的!”風太妳那是什麽排名啊啊啊~~~~~TAT
于是彭哥列,最厲害的黑手黨家族們,正在半夜修屋頂。
“喲~阿綱,我也來幫忙了~”DINO眼睛裏似乎閃著光。啊啊~~~麻煩您不要半夜從直升機上把木版給我丟下來啊!!!
終于在晚上不知道幾點的時候,綱吉在睡前,很認真的問了家庭教師壹個很認真的問題。“裏包恩,壹天有幾個小時啊?”
好冷好冷~~~原來是漏風了啊啊啊——TAT

END

引用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紹

mintjunko

Author:mintjunko
Author:薄荷
生日:12月29日
星座:魔羯座
血型:0+BT

解讀mint的13個關鍵詞:黑暗華麗派 腐女子 美少年
聲優控 宅 ACG 潛水 BT 精神分裂 貓 VR 自戀 EG

口號:道可道,道王道!
攻德無量,萬受無疆~~~!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